GroundBreaking-Coverphoto

文/黃紀蘇

頭幾天,應有人之邀,參加了一個「反思歷史虛無主義」的座談會,因為還約了看病,發言盡量簡短,答應主持人寫篇東西。這篇小文,基本還是發言的內容,只是表達上從容了一些而已。


 

剛才摩羅說最近「正能量學者」很難約到,都很忙,是幸事。這讓我很慚愧,因為我最近還真不太忙,也就是上上醫院,跳跳廣場舞,都算不上「正能量」。

首先,對這一兩年「歷史虛無主義」的提法,我有點不同意見:太繞圈子了,您就直接說有人否定中國革命不就行了麽?繞圈子不但容易掩蓋問題的本質,還會把自己繞進去——現當代史您不也是這段不讓說,那段不許提麽?也夠「歷史虛無主義」的了。

對於否定、醜化中國革命,我一向反對。網上有人說,八路軍八年只殲滅了幾百個日軍。還有人說,新四軍八年壓根就沒見過日本人。說的人肯定不瘋,信的人估計也不傻,那毛病出在哪兒呢?這就需要做點分析了。

說這些、信這些話的人分兩種情況,一種是不認同中國革命的基本目標和價值。中國革命打了土豪分了田地,今天成了土豪忙著圈地的人當然不喜歡了。不喜歡怎麽辦?就罵唄。第二種是對今天貪汙腐敗、兩極分化、這兒殺人那兒爆炸的現狀不滿。不滿怎麽辦?還是罵唄。中國人罵人喜歡捎上祖宗,於是就罵到了中國革命,意思是說你他媽的從受精卵就不是好東西。第一種罵沒什麽好說的了。對第二種罵要給予一定的理解。今天的貪官汙吏辦的那事聽著都新鮮,一個醫院院長能貪一百多套房子,一個廳局長能搞一百好幾十情人。是這些人將中國革命「虛無」在先,要批歷史虛無主義也得先批他們。當然,對株連祖宗的做法也要批評。站在稠得跟粥似的黃河中下遊指著上遊一通臭罵,就沒道理了。你可以討厭如今的人老珠黃,但不能否認曾經的明眸皓齒——我說的是基本面,您要抬杠就別抬「AB團」什麽的了,那些我都知道。

維護中國革命,當然是維護她的遺產。中國革命的遺產也要做點分析,其中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正面的,包括向中下層民眾傾斜的社會經濟政策,以及平等主義、社會主義、利他主義的文化和風氣。舉個具體例子,有位從事音樂創作和研究的老先生,像很多中老年知識分子一樣,一提起毛時代火就不打一處來。但毛時代有一樣東西他說好——音樂學院招生考試改革好。他是個窮孩子,喜歡音樂,全市笛子比賽拿過第一,做夢都想進音樂學院。以前音樂學院招生要考和聲,對家裡稱鋼琴的孩子特別有利。而他買笛子的錢都是攢了好一陣子才攢齊的,鋼琴見都沒見過。好在毛時代扶助工農子弟,音樂學院的招生考試取消了和聲這一項,你會什麽樂器就考什麽樂器,也就是說降低了技術門檻——本質上是家庭財富門檻,而突出了個人天賦。結果他一考就考上了。考上以後便有機會接觸鋼琴了,和聲很快趕上了從小穿燕尾服的世家子弟。諸如此類的正面遺產,如今快被貧富分化的利益格局「虛無」光了。今天學區房什麽價,歐美貴族學校中國啥孩子能去,這些人人都明白。但有些人揣著明白說糊塗的:沒事兒,千不在,萬不在,只要旗還在!「旗」當然也是中國革命的正面遺產,應當維護。但它跟剛才說的那些正面遺產不太一樣,它是面子,那些是裡子。這些人對裡子睜只眼閉只眼,一天到晚只盯著面子,比如說,今年軍報社論提「毛澤東思想」同比去年社論多了三處,領導人這次發言用「社會主義」環比上次發言增了11.5%。要讓這些人去醫院坐堂,肯定是面色蒼白他不看,面色蠟黃他也不看,他只看唇膏紅不紅。有些保黨護旗行動,別看巷戰夜戰肉搏戰挺激烈的,其實也就是口紅保衛戰。總之,中國革命的正面遺產,裡子面子都要維護,但重要的是裡子。

再說負面遺產。中國革命也有不少負面遺產,如權力過於集中、社會主義民主缺失等等,這些都需要總結教訓、尋找出路、免蹈覆轍,而不是文過飾非——天下事固然利弊兼有,但非把弊說成利,把歷史局限性說成金光大道就不好了。負面遺產有理有事也有人,不一而足,咱就只說說「人」吧。我發現,有些中國革命的子弟,對中國革命正面遺產中的裡子部分一點也不感冒,因為他們說起老百姓特別喜歡用「垃圾」和「苦逼」這樣的詞兒。但另一方面,他們對中國革命的家長裡短,如誰本來是誰的人,誰55年得的將星,誰後來享受了「大區正職」待遇,特別津津樂道。在他們那兒,中國革命被血緣化成了一群「爸爸」「叔叔」「阿姨」什麽的。這跟我們普通人雖然沒一毛錢關係,但也不算什麽問題。問題是他們拿祖德當祖蔭,又把中國革命「會所化」成了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黑據點,撈了不知多少不義之財。他們所代表的,是比煤老板更壞的權貴資本主義。這些人雖然搞資本主義卻不忘本,知道自己今天的榮華富貴,多虧了中國革命。有位革命家庭出來的商界大鱷在網上說到父輩當年投身的革命,那也是相當動情,和他扭過臉面對當今社會時的那副黃世仁座山雕樣子,就像另一爸生的。他對中國革命也是一分為二,既肯定又否定。不肯定他爸就得算土匪;不否定他就成不了土豪。當然也有全否定的,覺得爸是蛹,我是蛾,升華了。

以上對中國革命的遺產做點分析,供朋友們反思「歷史虛無主義」時參考。
2015年8月下旬

(本文原載「烏有之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