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奧運村沒修好 你還需要知道裡約奧運會逼死窮人的26種方式

文/Adam Talbot

破土編者按:Carvalho投資約3.3億雷亞爾用於公私合作的奧林匹克公園。公司計畫在日後在跑道上建設更豪華的公寓,以獲得補償。該區域的一部分被Vila Autódromo社區所佔據,雖然貧困的居民擁有對該土地的合法所有權,他們仍被以奧林匹克的名義逼遷。Carvalho認為,較低的社會階層已經有空間生活在城市的邊緣,而城市中心是屬於精英的。


A.裡約奧運會之前實施反恐法(anti-terrorist law)。反恐法意味著,對奧運會的政治抗議(和更普遍的抗議)可以被歸類為恐怖主義行為。

該法案,由迪爾瑪·羅塞夫總統辦公室所撰寫,正通過國會下議院修改來加入對社會運動的特定豁免權,但是它上周順利地通過參議院時,這條款些被刪除掉了。現在法案進入巴西代表們的最後一次審閱過程,並且等待總統的最終許可。

超過80個社會和政治運動團體已經簽署了一封公開信,信中譴責巴西政府在公民抗議權利上的「倒退」。

無地農民運動(MTST)的安娜·寶拉·里貝羅說:「在這條法律之下,一次抗議活動中發生的任何事情第一將被視為恐怖主義,哪怕是一扇玻璃窗被(無意)打破。」

里貝羅繼續說:「只有政治家們放棄這一不必要的法律,我們才會停止我們的抗議活動。」她還發誓即使該法案如預計中的那樣被通過,無地農民運動(巴西最大的社會運動團體之一)也不會「放棄上街」。

B是指Barra da Tijuca,,它已經被房地產大亨Carlos Carvalho發展成一座貴族精英城市,沒有任何空間給窮人。

Carvalho Hosken是奧迪布裡切特公司在十億雷亞爾裡約熱內盧發展中的另一半合夥人。他們計畫從3604座公寓中每人獲利達150萬雷亞爾。該公司還投資約3.3億雷亞爾用於公私合作的奧林匹克公園。公司計畫在日後在跑道上建設更豪華的公寓,以獲得補償。

5760

該區域的一部分被Vila Autódromo社區所佔據,是一座居住著漁民和建築工人的棚戶區。雖然貧困的居民擁有對該土地的合法所有權,他們仍被以奧林匹克的名義逼遷。

Carvalho說:「他們只能居住符合他們階級地位的住房。他們得離開這裡。」他認為,較低的社會階層已經有空間生活在城市的邊緣,而城市中心是屬於精英的。

C.腐敗(corruption)。2014年3月,媒體披露巴西石油公司高管夥同政界人士集體腐敗,利用外包工程虛抬報價收受賄賂,涉案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這被稱作「巴西史上最大腐敗案」。羅塞夫在2003-2010年間曾擔任該公司董事會主席,一些巴西政界人士認為羅塞夫應對這樁腐敗案負責。

席捲巴西精英的腐敗醜聞正在調查奧運工程,這包括新地鐵線路的修建。負責修建地鐵的Odebrecht公司也參與了50%奧運設施的建設。Odebrecht公司的CEO梅塞羅最近因賄賂罪被判19年監禁。

D.使用興奮劑的運動員(Drugged-up athletes),尤其是來自俄羅斯的運動健兒們。俄羅斯政府涉嫌支持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幾乎導致該國一般運動員被禁止參加奧運。

E.教育削減(education cut)。政府教育支出削減大大影響了里約的學生。在一次抗議中,學生佔領的75所學校都面臨資金不足,以此同時政府的奧運預算卻在激增。20160504_100651-620x264-620x264

F.為確保奧運會順利舉行,里約政府開啟財政緊急預案 (Fiscal emergency)。然而醫療保健,教育和其他公共服務受到侵蝕。

G.奧運帆船比賽將在瓜納巴拉灣(Guanabara Bay)舉辦。而這裡如今充滿了垃圾和糞便。

H醫療削減(Health cuts)味著里約將在奧運會期間正式處於醫療緊急情況之下。在2015年12月,多家醫院由於資金不足,被迫關門。

I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總統的正在經歷彈劾程式(Impeachment proceedings),離職至多180天,其間總統職務由副總統特梅爾代理。處於強制離職狀態的羅塞夫無法以國家元首身份出席開幕式,里約奧運會將由巴西多數人視作偽裝政變領導的代總統蜜雪兒·特梅爾主持開幕。

J里約奧運村附近,Jacarepaguá 泄湖曾經是附近漁業社區的一個商業來源,但如今已被開發得嚴重污染。

奧運常會附近水域的魚類因為污染大量死亡。

K里約員警殺人 (Killings in Rio)。自從該市贏得了舉辦奧運會的權利之後,大約有2500人被警方的暴力殺害—占城市中所有兇殺案的16%,其中包括年僅十歲的孩子。

國際特赦組織的Atila Roque表示:里約正在上演一齣《雙城記》,一面向世人展示光彩照人的城市風貌,一面員警鎮壓行動正在大量的殺害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黑人和窮人。

L地鐵4號線(Line 4)的開放時間一再拖延。里約政府現在需要與時間賽跑及時運行把觀眾運送到運動項目處。

M.Morar Carioca是里約還未實施的改善棚戶區的專案。該項目在里約選舉時作為一種獲得支持的手段承諾給居民的,但是已被撤銷。

Pica-Pau是改造項目中815個棚戶區中的一個。居民表示他們希望改造計畫能夠解決水和垃圾的問題。

N.為建奧運場館摧毀自然保護區(Nature reserve)。儘管里約已經有高爾夫球場,但是為了奧運會還要建立一個新的高爾夫球場,該保護區已被徹底摧毀。

2016奧運會高爾夫球場地修建在了本應被法律保護的生態敏感地區。

O.熔岩噴射行動(Operation Lava Jato),即全國範圍的腐敗調查。這項行動繼續撕裂巴西的精英層,造成了政治和經濟的不穩定。

2016年3月13日,超過300萬巴西民眾走上街頭,要求彈劾總統迪爾瑪·羅塞夫。近年來,羅塞夫深陷腐敗醜聞。

P.安撫里約棚戶區(Pacification of Rio’s favelas)。雖然這個計畫在一些地方是成功的,但在很多地方是災難性的。一些棚戶區可能會在奧運會期間被軍隊佔領。

Q.奧運記者村的所在地過去是Quilombos(由逃脫的奴隸而形成的社區)。

2015年11月,里約勞工處從奧運記者村的工地上解救了11名工人。根據巴西法規,他們的工作環境被認定為「同奴隸一般」。工地為工人提供的住所沒有飲用水、被蟑螂和黴覆蓋、唯一廁所沒有淋浴和沖水設備。

這個龐大的現代化公寓就是現代的奴工修建在過去奴隸的墳墓上的。

R.為了奧運準備工作的搬遷(Removals)。自里約贏得奧運舉辦權起,超過2.2萬戶家庭自就被驅逐,其中4000戶是由奧運會直接引起。

S.人們對於棚戶區的汙名(Stigma),持續影響著政策制定,這導致諸如中產階級化和員警暴力的問題得不到解決。

T.東京(Tokyo),下一屆夏季奧運會的舉辦城市,已經正在經歷這些問題—這不僅僅是里約的問題。

 

抗議明治公園為了東京奧運會驅逐流浪者。

U.儘管里約政府投資了交通基礎設施,但絕大多數人口的城市流動性(Urban mobility)還是遭到了侵蝕。

為了建造基礎設施數以千計的貧民窟居民被驅逐。光是建BRT就驅逐了3000個家庭。新的交通系統需要複雜的換乘不同的交通工具,而城市主要交通工具公共汽車不但漲價了還減少了26條線路。新的奧運設施不可能抵消公共汽車對於都市窮人造成的負面影響。

V.Vila Autódromo,奧林匹克公園旁邊的一個棚戶區,已經遭受了激烈的驅逐。

里約政府驅逐貧民窟居民的同時在社會上開展「心理戰」遊說接受市民政府的安排。來自NGO催化社區的執行主任Theresa Williamson表示,里約政府將貧民窟刻畫為充滿暴力的危險之地使得政府可以有政黨的理由為所欲為。

W.驅逐居民,製造荒地(Wasteland)。巴西世界盃之前,馬拉卡納足球場附近的Favela do Metrô地區被勒令拆除。里約政府曾傳言這裡將會建造大型停車場和商場,但到今天現在這片土地仍是一片廢墟。附近的居民生活條件急轉直下,需要忍受長期的噪音和治安混亂。

X.同巴西世界盃期間類似,奧運期間X級旅遊將會迎來高峰。觀眾從世界各地來到里約買春,而這可能涉及到兒童妓女的問題。

《鏡報》曾報導巴西世界盃期間大量兒童湧入Recife地區從事性工作。每次服務,她們只能賺到1.3-2英鎊。

Y.儘管國際奧會堅持認為它重視青年(youth),但大量流浪的年輕人卻因奧運會正被大巴送離城市。

在舉辦奧運會的兩個城區域內,許多不到7歲的青少年開始住在街上乞討或加入黑幫。支持這些青少年的行動者表示,為了籌備奧運,員警將這些青少年無端拘留起來或者直接讓他們消失。里約這項清理街道行動讓千千萬萬的流浪兒童處境更加艱難。

Z.寨卡病毒(Zika)可能會傳染奧運遊客,導致全球醫療災難。

本文編譯自:‘C is for Corruption’: The Rio Olympics from A to Z 來源:roarmag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責任編輯:黃亞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