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迷糊

男主角作為一位美國碼農(註:程式設計師),出於對資本主義社會現狀的不滿,搬磚(註:形容辛苦卻低薪的工作)之餘組織動機各異的團隊把美國銀行的服務器給駭了。富人沒有存款,窮人沒有欠債,抽象資本無法投入生產,再分配無法進行。向著無政府高歌猛進。


2016年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劇集,最佳男配角;96%爛番茄新鮮指數,IMDB8.8高分;點燃reddit社區討論的大熱劇集《Mr. Robot》(駭客軍團)已高調回歸。是什麼使這樣一部軟科幻劇集獲得美國觀眾的瘋狂追捧,卻在中國不溫不火?

熱衷追捧美劇的豆瓣罕見地與IMDB背道而馳,僅僅給出了7.8的評分,一向以中產、白領、文青著稱的豆瓣用戶是這樣評論的:

20160723_01

評論已經劇透了全劇的主線:男主作為一位美國碼農,出於對資本主義社會現狀的不滿,搬磚之餘組織群眾(動機各異)把美國銀行的服務器給黑了。富人沒有存款,窮人沒有欠債,抽象資本無法投入生產,再分配無法進行。一句話,向著無政府高歌猛進。

一方面,因為人物設定上的某些神似之處,reddit的網友樂於將男主人公的靈感來源附會成該網站聯合創始人Aaron Swartz;另一方面,相比於其他演員手指胡亂敲擊鍵盤的黑客題材作品,在Linux系統上運行Python腳本的《Mr. Robot》自然也會受到計算機從業者的(相對)青睞。但這些原因還是不足以解釋為什麼這部劇能在眾多網絡安全題材的影視作品中脫穎而出,成為美國年輕網民的寵兒。要知道,更科幻的,有著更耀眼卡司的,講述黑客與老大哥監控系統艱苦卓絕的戰鬥的《疑犯追踪》(Person of Interest)都已經在今年慘遭腰斬。

沒有相似的情感經驗不可能誘發共鳴,在男主的眼中,發達資本主義社會是這樣的:

20160723_02

20160723_04

20160723_06

20160723_10

20160723_12

20160723_14

由此,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開始在男主心中生根發芽。起初,男主將現虛擬/現實身份對立看作首要問題,在通過技術手段公開被隱匿的個人信息來達到懲惡揚善的目的的過程中,當男主逐漸意識到,依靠這種偶然的、不可期待的主體性是無法挽救數量龐大的被資本主義吞噬的個體時,一個更加爆炸性的想法浮出水面。

男主決定夥同一群少數族裔、無政府主義者,社會邊緣群體去「炸銀行」。當然這是一個像徵性的說法,不過正如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在《三毛錢歌劇》(Die Dreigroschenoper)中所述的那樣:「打劫銀行怎能與開銀行相比,殺人怎能與僱用人相擬。」在面對銀行時,我們實在沒必要有什麼道德上的罪感,尤其是當你如眾多美國年輕人一樣負債累累。

這樣一種意志願望的相近更加激發了美國觀眾的共鳴,試問,如果你有怎麼也還不過來的學生貸款在銀行,你會不會希望一夜之間銀行的貸款記錄全部消失呢?男主一行人正是準備如此行事——他們計劃通過黑客手段侵入全美銀行伺服器,將其中的記錄包括備份記錄全部轉移加密,按照男主的說法:偉大的財富再分配!或者說,從根本上阻止資本主義社會生產體系。一夜之間,高度抽象的貨幣資本炸成煙花,大家都回到資本吞噬真實之前的階段。

激動人心的不僅僅是炸掉負債記錄,還有通過這個行動逃離日常生活的可能性。以浪漫化的革命對抗庸俗的日常,這聽上去自然很美,更何況還能拯救世界。甚至,還能在這個過程中昇華你和小伙伴之間的革命友誼,何樂而不為。畢竟,按照消費社會給我們規劃的道路去生活,強迫自己在大他者的注視下享樂,有時還是挺累的——尤其當這種享樂已經成為一種責任。

20160723_15

然而,當介入行動開始,男主角與他的團隊不可避免地遭遇理想與現實的衝突。他們面對的不僅僅是國家機器,更有甚至凌駕於其上的壟斷集團,困難可想而知。這些困難看起來有的來自於革命者本身,例如男主由於無法克制自己的某些慾望而與販毒人員產生交集,被在底層社會貧窮的土壤中滋生的有組織犯罪打亂步調。有些來自這個小小的「革命組織」內部,女性伊斯蘭移民、大麻種植者和無政府主義狂熱在行動過程中傾向於採取的手段必然不同。但更多的困難還是來自他們面對的這個龐然大物,這個將無形的手伸向生活方方面面的怪物。甚至就連上述困難,論起根源,也並不是革命者個體性格氣質造成的,而是有其社會背景。

20160723_16

可能會有人說,這個電是他家的,完全是強行給主角團隊增加難度。但實際上,當前的壟斷集團已經有過之而無不及。以香港為例:

20160723_17

不論多困難,當不反抗就滅亡,不發聲就要靜默地被消費社會吃到渣滓也不剩的時候,如何能坐以待斃?電視劇中男主組建的Fsociety是虛構的,而在現實中,實際已有了一批“Fsociety”。例如台灣地區的網站零時政府,便是一群技術宅搭建的信息透明化平台,通過不定期的黑客松(編程馬拉松)的形式分享代碼,解決問題。

在智利,一位兼職黑客的律師參與搭建了poplus,這個團隊聯結了世界上數十個希望通過信息透明化來促進公民社會的網站,在這裡,人們用一些黑客手段來影響社會政治生活。當然,還有最享有盛名的維基解密。他們走在科幻電視劇集的前面。

與此同時,還有一些心存幻想的人希望用法律途徑捍衛自己的「權利」,然而這些金融資本,這些壟斷集團,可能會在法律面前低頭嗎?於是,被現實擊垮的中產將「收編招安」美其名曰「內部改造」,並樂顛顛地進入大公司供職。在第一季的最後一集,極盡諷刺的一幕出現了,這些曾經溫和的反抗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搖身一變,成了忠誠地依附在資產階級身上的一層皮。

20160723_20

20160723_21

20160723_22

20160723_24

在第一季的結尾,男主的團隊成功的爆掉了銀行的數據,一場異乎尋常的金融危機席捲過美國全境。街上,無政府主義者在狂歡。男主孤獨地站立在街頭,作為這場革命的領袖,如果想要利用這場革命帶來的激情,真正地介入社會,改變它。顯然他還有太多需要做的。但好萊塢能夠讓男主放手一搏嗎?

之後的事情,本來按路易十五的說法該是:我死之後哪管洪水滔天!可惜顯然美國娛樂公司還是要管的,既然你這部電視劇能帶來收視、熱度和獎項(更重要的:盈利),哪怕你擺出一副反對資本的姿態,我們還是來繼續第二季吧。拉上國家機器,給男主精神病一下,戀愛戲也加入一些,中國方面可以作為隱藏boss,多方勢力混戰,搞個大新聞。

20160723_25

即便是反資本主義的文藝作品一樣可以讓娛樂資本賺到盆滿缽滿。一切皆是商品,一切皆可消費。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