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土編者按】以「交換樣式」為敘事基礎的《世界史的構造》是柄谷行人的集大成之作,本文作者在向我們介紹這一概念的詳細分類依據和內涵之外,也提出了一點異議:在交換之先,還有更重要的生產與再生產。而交換之所以會顯得如此重要,恐怕是受限於資本主義生產制度,並不能推及整個人類歷史。


作者:黑山人

柄谷行人在《世界史的構造》中藉鑑卡爾・波蘭尼(Karl Polanyi)的理論,區分了人類自古以來的四種「交換樣式」:D匯聚(游動群體)、A互酬(定居群體)、B掠奪-再分配(政府)、C商品-貨幣(市場)。他認為,未來社會進步之後,人類的交換樣式將「在一個更高的水平上」恢復到最古老的「匯聚」,即純粹的贈送:贈送的一方不要求任何回報,受贈的一方也不會覺得自己欠對方的「人情」而有回禮的責任(反之,贈送就不是純粹的,就可以稱為「互酬」)。在這樣的交換樣式之下,社會就會達到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狀態,戰爭就會遠離人類。

以上的概述中,「D匯聚(游動群體)」是筆者的個人理解,與柄谷行人的說法略有出入。在書中,柄谷行人將此稱之為「交換樣式X」,並認為這是「在更高層次上」對於交換樣式A互酬的恢復,也就是純粹的贈與。筆者認為這是柄谷行人的疏忽,因為他很明顯把「匯聚」與「互酬」做了區分。

對交換活動的強調,來源於柄谷行人對國家機器的關注,因為政府的主要職能就是進行掠奪和再分配式的強制交換,而在一個等級分化的社會裡,這一強制交換幾乎總是打著公共利益的旗號,卻幹著劫貧濟富、鋤弱扶強的勾當。福利國家的虛偽性就在於此。用魯迅的話來說,政府增加社會福利的時代不過是勞動者「坐穩了奴隸位子」的時代。而一旦遇到政治經濟對抗(冷戰)和軍事戰爭,狼外婆的真面目就會暴露無遺,弱者只有被抓去做壯丁做炮灰的份。

借助柄谷行人的批判,我們可以明顯看到,某些中國學者所謂「左派向政府要福利、右派向政府爭自由」的左右兩派其實是一丘之貉。試想,如果左翼要求權力介入來減少財富分配的不平等,右翼要求權力介入來減少經營活動的不自由,那麼最高權力就可以左右逢源、穩坐釣魚台,讓左右兩派互相牽制、都對自己的主持公道寄予厚望,還能有什麼統治比這更輕鬆愉快的嗎?

通過「交換樣式」的角度來觀察世界歷史的演進,可以說是本書最大的創見,但這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盲點:柄谷行人過分誇大了交換活動的作用,試圖以此為基礎來解釋人類社會形態的整個演進過程。然而,由於忽視了人類生活的真正基礎—生產和再生產,「交換樣式」理論並不能充分地解釋歷史發展的因果關係,尤其是四種交換樣式分別是如何出現、如何在不同的歷史時期裡佔據主要地位的,而只能對事物存在的形態進行分類辨別。

為什麼生產和再生產比交換更加重要?道理其實很簡單:我們每天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生產和再生產這兩項活動上。

從生態-能量系統的角度來看,生產就是利用外界能量來服務於人類的過程,可以看做是最基本的生物活動:新陳代謝的一部分。人類和動植物在生產活動上的差別,在於所調動的外界能量大小(能量輸入乘以轉化效率)的不同。在人類歷史上,生產活動的主要類型經歷了採集狩獵、園藝(刀耕火種)、農業(種植養殖)、畜牧業、工業的發展,所調動的外界能量越來越大:從早期利用生物運動和植物燃燒產生的能量,到工業革命以來的化石燃料、原子能。這些能量被用於生產、再生產、交換等各種人類活動。

再生產則是人類勞動力得到恢復和補充的過程,可以看做是一種特殊的生產,其產品不是有形的物品,而是無形的勞動力。通過再生產活動,我們自己的體力(身體)和精力(精神)得到恢復,並且養育下一代,使他們補充到整個社會的勞動力大軍之中。飲食、休息、玩耍、社交是最主要的再生產活動。

一個群體的生產方式(即生產技術水平和生產組織方式)受到這個群體所面臨的生態-人口因素的制約。再生產的方式則由生產方式衍生出來,和生產方式互相配合。決定我們的社會形態和意識形態的,正是這些我們每天時時刻刻都在做的事情、我們的日常生活:生產和再生產。交換的方式也是從中產生的。筆者的猜測是:匯聚的交換樣式產生於游動的採集狩獵群體的生活方式,互酬的交換樣式產生於定居的農業群體(種植養殖)的生活方式,掠奪-再分配的交換樣式產生於戰爭勝利後對戰利品的瓜分,商品-貨幣的交換樣式產生於礦業和武器製造業,而最特殊的商品——勞動力商品則來源於兩種特殊職業:妓女和僱傭軍。

在這四種交換樣式中,商品-貨幣是最晚出現的一種,也是最純粹、最自由的一種交換樣式,因為它最大程度地排除了交換者的人際關係因素:匯聚帶來了群體歸屬感,互酬帶來了尊卑差別和羞恥感,再分配帶來了主奴關係和罪惡感,這些交換行為都附帶著一定的人際關係和情感紐帶。然而,商品-貨幣交換則有能力使「一切固定的都煙消雲散」,這造成了一種全新的情感:焦慮感,也就是為了逃避孤獨而竭力引起別人關注。

交換活動只是第三重要的人類活動,因為生產活動和再生產活動有很多是不需要交換而可以由一個人獨自完成。交換活動變得不可或缺以至於無所不在,僅僅是在資本主義生產製度帶來了流水線勞動分工(因此需要交換才能生存)和全球化產業分工(提供了交換品)這兩大因素之後才發生的。非人格化的生產帶來了非人格化的交換。但是,我們不能把今天我們習以為常的情況當作是人類歷史上普遍存在的、一直如此的。把交換活動當作是最基礎的人類活動,就是犯了這種以己度人的錯誤。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