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中國「俏比洗衣溶珠」廣告 來源:星島日報

圖一/中國「俏比洗衣溶珠」廣告 來源:星島日報

文/大兔

破土編者按:日前,中國一品牌的洗衣液廣告在國外視頻網站上突然火了起來。這支把黑人洗成黃種人的廣告因種族歧視被外媒討伐。不少網友認為這是外媒的雙重標準和小題大做,中國不存在對黑人的歧視。許多聲稱「不是種族歧視」的人,其實是認同種族歧視鏈條的。「富」起來的人們都認為自己應該像白人國家裡的大資本家一樣受到仰視。他們不平於自己的民族被白人社會歧視,但同時也驕傲地歧視其他種族。


前兩天,一則中國洗滌劑廣告引起了中國外網友的爭議。這則廣告中,一位粉刷匠黑人男性欲與一位亞洲女性親熱,亞洲女性往他口裡塞了一顆洗滌劑並把他塞進洗衣機內。片刻,他「變成」了一位皮膚白皙的亞洲男性閃亮登場。

這則廣告被非常廣泛地傳播。不少中外網友非常憤怒,用各種諷刺的吐槽指出其充滿了種族歧視。而有的網友則爆料其完全抄襲了一則義大利固色洗滌劑廣告。在這則義大利廣告中,一位骨瘦如柴的白人男性欲與白人女性親熱,白人女性往他口裡塞了一顆洗滌劑並把他塞進洗衣機內。片刻,他「變成」了一位黑皮膚的精壯男性閃亮登場。

圖二/義大利洗滌劑廣告 來源:網絡

圖二/義大利洗滌劑廣告 來源:網絡

這兩則廣告的明顯區別在於:中國廣告在把黑人洗黃,義大利廣告在把白人洗黑。不少網友覺得義大利洗滌劑廣告是更非歧視的,因為它宣稱「coloured is better」。
洗衣機有「淨化」的含義。這則中國廣告認為,「淨化」就是把黑皮膚的黑人男子,洗成像白蓮花一樣的白皙皮膚中國男人。而在這個層面上說,這則義大利廣告則是解構的。它解構了「黑是髒」的概念,膽敢建構出「黑不髒,白人被淨化後變成黑人」的意念,所以很多人認為它是政治正確的。我想,中國那個廣告的製作商在抄襲人家義大利廣告的時候,一定覺得很出奇:義大利人是不是神經病?幹嘛黑白顛倒,把黑皮膚看成「潔淨」的皮膚?他們在覺得出奇的同時,很可能還背地裡嘲笑了一番義大利廣告方的「不懂市場」。
儘管義大利廣告看起來更加「政治正確」,我也不喜歡它。它雖然有表現女性的性自主權,能夠用工具改造性物件,把對方變為讓自己更有性趣的樣子,但是被改造男子的性魅力是多麼刻板啊!在中國,年輕男性的性魅力所在,在主流消費文化裡已經漸漸變成了皮膚白皙的韓國歐巴型。而在義大利,可能禿頂乾瘦穿長襪的男性是猥瑣的,沒有人肯和他做愛做的事情。肌肉男才能被認為是性能力強大的種類——黑人男性性能力強流傳在各種民間故事中很久了。

這個廣告再怎樣顛覆傳統觀念,也難逃性別盲視。只不過與以往廣告不同的是,它把被性化、被消費的物件從女性轉換成男性罷了,它符合了消費男體的主流價值觀。

而且,這兩個廣告都反映了同一個現實:我們依然生活在一個民族中心主義的世界。白色,不是「有色」的一種,「黑色」才是。就像「男人」不是「性別」的一種,「女人」才是一樣。「種族問題」指的是「非淺色人」的問題,「性別問題」指的是「女人的問題」。歧視因為雙方權力的差異而存在。擁有權力的人能夠定義語詞,在他們眼裡,自己所屬的群體才是本位,而其她群體,則是劣等的第二位。中國洗滌劑廣告把皮膚白皙的黃種人看成是宇宙中心的本位角色,而義大利廣告中的「有色」也顯然僅指黑皮膚。

除去大部分敏銳地感知到上述廣告在明顯地種族歧視的網友外,也有不少中國網友認為這不是種族歧視,這是你們玻璃心瞎bb,中國從來不歧視黑人,亞洲人被白人歧視欺負的時候咋不見你們出來憤怒?

我就知道即使「歧視」的國際定義被宣導者們宣傳了一千萬遍,還是有很多人不以為然的人。就像「根本沒有什麼性別歧視」一樣,反對種族歧視的行動也常常被戴上「作秀」、「事兒精」的帽子。

種族歧視,指(一)基於種族、膚色、世系或民族或人種,(二)的任何區別、排斥、限制或優惠,(三)其目的或效果為取消或損害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或公共生活任何其他方面人權及基本自由在平等地位上的承認、享受或行使。

這是我第一萬次科普「歧視」。期待我的第一萬零一次。

不少聲稱「這不是種族歧視」的中國人,其實是認同種族歧視的。一方面,他們不平於自己的民族被白人社會歧視,另一方面,他們卻也歧視其他種族,如非洲人、印度人。他們在看見中國人在國外地鐵被打、奧斯卡歧視亞洲人的時候,往往非常憤怒並不遠萬里翻牆到臉書上罵髒話。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即使在當代,世界上有多少不同種族的人,在為種族平等而抗爭,有的因此被辭退,有的因此進局子,有的甚至流血犧牲。有時候即使他們瞭解這些平權運動的存在,即使這些平權運動與自己的種族相關,他們也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認為只要通過個人奮鬥獲得成就,就能融入白人上流社會,不再受到歧視——他們,應在江湖上佔有「巨嬰鍵盤俠」的稱號。

但是我不想把歧視歸咎於中國人劣根性上面去,他們的巨嬰行為是有原因的。當今中國彌漫著一股不應存在的暴發戶氣質,隨著國民經濟日漸增長,一小部分人也按照改革開放的計畫富有起來,另外一大部分在等待富起來的路上。「富」起來的人們都認為自己應該和白人國家一樣受到應有的尊重——或者說像白人國家裡的大資本家一樣受到仰視。而在對待還沒有富起來的黑人,他們是歧視的。在朋友圈裡,我們可以看見閱讀量破十萬的文章,這些文章宣稱黑人是寄生人種,專門霸佔我們的女人搞大她們的肚子,來中國傳播病毒,又兇惡又不講道理素質低下隨地大小便……這些莫名其妙的描述歧視顯示了新富中國人的傲慢和焦慮。傲慢來自經濟水準提高但公民素養被強行制止發展;焦慮則來自自身於資本市場競爭中如浮萍般不穩定。

對於小資本家來說,來自非洲的客商衝擊著他們的財路。非洲客商很多從事國際貿易,他們批發服裝、電器、日用品、汽車零配件,與中國的國際貿易行業形成競爭。而對於大資本,中國尚且還能把產能過剩的壓力轉移到非洲,但當全球遭遇產能過剩的時代即將到來時,非洲將無法繼續承擔為中國減壓的結果,到時這無處釋放的壓力怎能不讓人焦慮呢。

另一方面,中國資本進入非洲,把中國企業剝削工人的那一套噁心東西也用在了非洲人民身上,遭遇了非洲勞工的反抗。2011年年初,南非全國1058家中資制衣企業中,共有562家低於當地的最低工資,未達到法定薪酬標準,遭到了南非防治業協會的抵制,紐卡索大部分華人制衣廠都收到了巨額罰單。中國資本在非洲、南美洲的劣跡斑斑自然會引起反彈,仇中的報復行為屢屢發生。而中國媒體對於中國商人在非洲被襲擊的新聞更感興趣。

《1984》向我們傳達了這樣的資訊:維持國家穩定,必然要製造敵人。只要外部敵人存在,內部矛盾都可以暫時放在一邊,齊心協力打壞人。輿論被默許光明正大地排斥、歧視黑人,種族優越論被允許肆意傳播。我們不得不擔憂法西斯主義是否要在這個複雜的時代重新抬頭。

中國這則洗滌劑廣告或許有意無意地迎合了這樣的一種種族優越思想。無論是毫不關心政治但高呼民族主義的愛國青年,還是左翼右翼的運動者,一旦被納粹主義鬼上身,就可能會燒紅了眼睛,不能回頭。如果無法使用冷靜的頭腦來反思身邊的意識形態趨勢,那麼,我們無法逃脫這種潛移默化的低能和反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責任編輯:黃亞鈴)

發表迴響